当前所在位置:
主页 > 娱乐早知道 > “早知道这个结果我不可能去找他”

“早知道这个结果我不可能去找他”

发布日期: 2020-11-18 22:3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   点击率:

  提审徐玉敏经过了一个繁复的等候过程,其间,一位看守所工作人员讲,5月13日晚,徐被押送过来,边走路,边喋喋不休地为自己辩解,满口都是自己的理。

  15时许,徐玉敏被押了出来,徐身高一米六十多,略胖,仍然保留着一头焗成的头发,精神状态不错。她一边哭,一边和记者说起事发的前前后后。

  徐:5月8日早,坐20路公交车上班,车到建国公园站后,车坏了,司机让转乘下一辆车。大家都上了罗心刚开的后车。两车乘客合一起,人很多。我站在前门附近,只有一站,便打算从前门下车。罗心刚大声制止,我俩吵了起来。

  晚上回家,心情一直憋屈得受不了,因心脏不好,还服了药。爱人知道后,陪我去找车队反映情况,要求罗心刚道歉。车队人员答应进行调查,但几天后一直没有结果。

  12日下班,碰巧坐的就是罗心刚的车,到了终点站后,我让爱人等一下(徐的爱人每天都接其回家)。待罗下车后,打算带其到领导处说道说道。走到调度室窗下,罗说不用进屋,就在这里说说吧。我们又吵了起来,我吵不过对方,实在憋屈得受不了,便动手打了他一个耳光。打完后,罗说:“这回行了,咱们扯平了吧。”

  徐:打完后,心里很解气,家人也劝说“到此为止”。22时许,派出所民警到家里,说对方报警,需要调查。13日下午,我被押往女子看守所,当时很纳闷,“打个嘴巴子,咋还送这里了呢?”这时,民警才说,罗心刚死了。

  徐:我和爱人都下岗,在外打工,每月4000元左右的收入,除供孩子上大学,维持家庭生活,没有什么结余。还没想请律师打官司、给对方经济赔偿的事,家里也没这个能力。

  这事毁了两个家庭,我对罗心刚的老人和孩子表示谦意,我真的没想到……现在想想,如果早知道这个结果,我就不可能去找他。将来再遇到这事,我会选择忍一下或其他办法解决,一定不会针尖对麦芒地争吵……

  道里公安分局刑侦二大队案审中队民警孙亚明是此案的办案人,昨天一直陪同记者采访。他介绍,徐玉敏陈述的案发起因和经过,与警方调查相符。

  孙亚明介绍,法鉴结果显示,罗心刚是面部受钝性外力、与人争吵等因素诱发脑干出血导致死亡。日前,检察机关因过失致死对徐玉敏正式批捕。

  孙说,因为一个耳光引发的命案并不鲜见。2008年端午节,几个年轻人酒后谈起了不愉快的事,喝得直晃当的刘某拿着手机,让李某看短信“证据”。李不耐烦,一回手给了刘一个耳光。第二天早上,刘不治身亡。为此,李某被判刑10年。

  就“徐玉敏掌掴案”的发展,孙表示,《刑法》规定,过失致人死亡,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。除刑事部分外,还要看双方能否达成民事和解,也就是说徐玉敏家能否给予罗心刚家属满意的经济赔偿。如果达成和解入卷,在法院判决时可考虑从轻处理。

  “情急之下的犯罪,后果往往让人难以想象,当事人后悔不迭,但为时已晚……”孙警官说,打一巴掌、踹一脚,虽然解一时之气,但要承担的后果却是巨大的,人们应以此为鉴,多一些和气、多一些宽容、多一些理性。